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学良的博客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日志

 
 

丁学良:多元主义是顶级大国的基本特征  

2008-01-25 10: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是笔者近日在《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上的演讲全文


     中国经济再崛起——国际比较的视野 

 
  

中国为何近代落后?丧失了一次改变的机会:工业革命


   非常感谢论坛主办的两个单位给我创造了这么一个很好的机会,同广州市的公众以及广州周边(有一些来自增城或是更远的地方),有一个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我虽然在香港,但到广州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上一次来是在凤凰电视台主办的讲座上,已经差不多隔了三年。按照我的惯例,我通常都是站着讲,因为在国外有一个规矩,做报告的人,对听报告人充满着感谢、感激,所以做报告的人要站着讲,是对听众的尊重。
   今天我讲的题目有两个来源:一个来源是我在三年以前,香港科技大学开了一门研究生的课,课的设想已经很多年了,但是三年前第一次开这样的课,课的题目就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当然竞争是我们做商业研究大部分是公司与公司的竞争,我的课大概一半的学生是属于香港本地的研究生,还有一半就是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来自欧洲、北美、亚洲其他地区)。今天讲的题目是跟研究生课程有关的资料。另外来源就是来自我一本书,书是2007年12月1日正式在北京发行。据说(因为我从东南亚刚回来),在北京万盛书园的学术栏是第二本畅销的,就是《中国经济再崛起》这本书,是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我跟他们讲,像我这样在海外出书,在国内出书是非常亏本的事,为什么?因为在外面请人家做研究,用的是国际上的费用,比如在香港请硕士研究生,每个小时至少要付38块钱,如果是博士研究生,每个小时至少要付48块钱。但算板刊都是按照国内来算的,但要求书的定价不要高,因为太高,很多人买不起。


   今天,我讲的内容,一共是五小点。
   一、现在在国内、国际上对中国经济发展形成一个热门,这个热门最大的体现,你们在国内看到是的是一方面,我们在国际上看到的是另外一方面的情况。我用两个最基本的指标来说明中国的发展在国际上成为热门的话题。以前不是研究中国的学者,西方人这几年开始研究中国的问题,这是很敏感的标记,因为在国际上很多人一辈子在研究中国,当然这些人说中国经济好,中国经济不好,中国改革开放时,也会研究中国,这些人不算。我讲的这些人,是以前没有研究过中国的人,现在开始有在研究中国,这是很重大的标记。以前都是吃素的,现在开始吃牛肉了。第二个重要的指标,就是在国际上有相当一部分的普通公众,开始谈论中国的威胁,有的讲的是经济上,有的讲是环境上,有的讲的政治上,有的讲是人口上的,当然,一个国家被人看作为威胁不是太好的事情,因为人家会想办法对付你了,我的看法是宁可被人看作威胁,不要被人瞧不起。我有很多朋友都是犹太人、以色列人,都讲,以色列在中东那么恨,你们太过分了,犹太人就跟我讲了基本道理,说自从二战,希特勒之后,就给犹太人一个教训“宁可被人怕,不要被人欺”。从这方面来看,中国确实是“热”。但国际上,包括在国内,对中国经济发展的“热”,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观念、认识上很模糊的地方,就是对中国最近的经济发展,我觉得认识模糊体现在什么地方,体现在没有历史感,历史感是把中国现在与以前相比,刚才李先生讲到“历史的视野”,我觉得缺乏一个“历史的视野”,同时也缺乏一个国际比较的视野。这是国内谈“中国热”。我要说明,这一点,我要拿一些数据来说明(我们是做研究的,不能空口讲白话)。
   国际上的统计数据表明,从80年代初到目前为止,有1/4的时间,中国GDP年均增长速度是在8.6%,这跟国内的统计数据有一些差别。经过校正之后,在1/4的时间内,年均GDP的增长8.6%,这已经是很少有的事情,这是人类有记载的历史,(没有记载搞不清楚)唯一的一个大的经济体,(小的经济体不算)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保持着这样的水平。在有记载的历史上,与中国有这样经济增长速度的只有日本,但日本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长期的高速的增长,对于这样的持续的高速度增长,传媒界、学术界等等最常用的说法就是“中国的崛起”这个话题,每天都有,媒体、报纸、课堂里都有。
   我一直讲,把过去20多年来,中国经济取得的重大成就,定义为中国的再崛起,而不是崛起。一字之差,但差别很大的。我今天给大家做的报告就是讲为什么差一个字,含义不一样。我最早提出“再崛起”是2003年,也是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有关系的一次论坛上提出来的,当时还觉得是不是说得太过了,后来他们发现,国际上越来越多人在使用“再崛起”的概念,国际上的说法并不是靠我一个人在推动的,但至少我是一个非常强烈的用“再”这个字眼。为什么要用“再”,那是因为根据国际上最受尊重的一座资料库,这座资料库的领先人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大的经济史学家,叫做Maddrson,他带领一个研究团队很多年了,就是把过去人类两千多年来经济的增长,都力求用各种方法来激进,根据他们用的各种各样近似的推算,中国经济一直到1870年为止,中国经济的总量都是世界第一。
   比如我再念一个详细数字给在座听一下,有一个人根据这个表,把中国、美国、欧洲四大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三大块的比较,在1820-1830年是中国经济总量最大的时期,在那个时期,中国一个国家的GDP占全世界GDP的1/3。这还了得,在那个时候,美国GDP是占全世界的2%,那个时候,欧洲四大国加起来,只占17%,只有中国的一半。问题发生在什么地方?问题就是发生在从那之后,中国没有做错什么事,中国只不过是丧失了一次机会,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中国丧失了工业革命的机会,中国的发展是一个常规的发展,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只不过欧洲出现了非常规的发展,就是非典型的发展,就是有了一次工业革命,天下故事就不一样了,其他的地方,中国、印度都是按照常规的发展,只是西欧有了非常规的发展,到了1950年,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4%,从1/3到4%,这才多少年?130年,就有了这么巨大的变化。那一年,欧洲四大国,占全世界的19%,美国占全世界的27%,故事完全不一样了。

 

现代性的很多标志在中国古代都可以找到!

  所以,到了目前这个时候,就是2006-2007年,中国的GDP究竟占世界上多少,这是有争议的。我念一段给你们听听。在公元1年,今年是公元2008年,就是两千零八年以前,中国的人均年收入如果按照1990年国家指标,就已经达到了450美元,这是非常令我们惊讶的。1950年,中国年人均收入与2000年前相比,反而有所下降,是435美元。所以评论就讲,中国人在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有了一次全国的大反省,国内讲的就是拨乱反正、思想解放。中国终于认识到了我们过去方法是不对的。所以就说如果中国的办法不行,就要改变中国的办法,吸取人家办法,那个时候,中国迅速赶上,到了21世纪初期,中国的GDP占到全世界6%-7%,这是按照国际美元价格来算,如果按照PPP,就是购买的平学,就达65%。这就是为什么我强调,中国过去将近30年经济高速的发展,我们只能定义为中国经济的再崛起,而现在还没有崛起到历史上的高度,还早着的,最高的时候,是占到全世界的1/3,道理很简单,因为人口多。我们虽然要为中国过去将近30年GDP的增长感到自豪,但这个自豪还没有达到老祖宗时的水平,不要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再强调,要把它放在历史和国际比较的视野来看,我觉得不仅仅是要看数字,因为看数字对于中国这样的一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来讲,如果纯粹看总数,总数是比较容易达到的。过去十几年,中国最喜欢干的事情是干吗,就是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我觉得没有很伟大的意义。去年,还看了一个报道,就是中国上了一条吉尼斯记录,就是同时打太极拳有20万人,这在中国很容易的,在中国天安门广场,50万人没有问题。还有世界第一火锅在重庆推出,火锅旁边坐1200人,而且是吃火锅不用钱,大家都来。所以对于纯粹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在人口数字上创造记录,不是很难的事情,关键是要看素质。


   我讲的第二个为什么突出“再”呢?如果我们再看看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几个时期,在那个时期,中国不仅仅是为全世界提供最多的物质产品,而且是为全世界、全人类提供多种多样的非物质产品,这是最伟大的。这些非物质产品包括哪些?包括政治制度、行政制度、行政体系、法律制度、科学技术、文化艺术、生活方式。那个时候世界最大两个文明的样板,一个就是古希腊,一个就是古代中国的文明。提供物质产品是容易,而为全世界提供非物质产品,是最伟大的,因为这是改变人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式和管理方式。
   比如,在座有很多学历史的专家比我更了解,因为我不是学历史的,我只是从比较的眼光。随便讲几点,比如唐朝,是中华民族历史上达到巅峰时期的两三个时代之一。我下面引用的不是中国人写的,是来自西方最有名的史书,就是《剑桥历史》都是西方人写的。怎么说呢?“在西方比较史学大事,唐代中国见证了政治、军事等等的制度,他们不仅成了唐代的标记,在很多方面,深深地影响到直到20世纪的中国文明,而且还受中国深刻影响的东亚新兴的国家(像日本、朝鲜、越南)提供基本制度的样板。在中国的东北、西南、南部是一起仿效唐代中国稳定的独立构架,他们具有深受中国影响的相当发达的文化,以中国占支配地位的东亚文化,在那个时候,就形成了”。这是来自于《剑桥中国史》第三卷。你们回去可以查一下。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算比较走运的,得到改革开放好处最早的学生之一,20年前,我去美国留学时,上了一门课叫《现代行政体系比较》,现在讲公务员制度,香港公务员制度是我们学习的样板,是英国的公务员制度过来的。在西方,人家马上就讲“如果古希腊是全世界古文明民主的摇篮,中国是全世界理性行政体系的摇篮”,最早,对中国的那种体制形成制度感到惊讶的,是原来欧洲的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到了亚洲之后,发现中国的制度怎么这么先进。因为当时在欧洲,还没有像这样全国范围通过考试来筛选官员的制度,然后东印度公司就把中国的体制引回欧洲,加上现代的因素,就成了现代公务员制度的来源。
   我们还发现一些令人惊讶的现象,就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全球学者们,就讨论一个问题,就是一个社会的现代性,一个是很传统、很落后的,一个是很现代的,现代就要有现代的标志,应该有一些指标,有一些衡量的标准,英文中就叫做“现代性”。现代性在讨论时通常是指,从18世纪、19世纪以来,英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出现的。下面是我心得,就是现代性在中国的唐朝时很多就有了,这是很矛盾的,现代性讲的是19世纪以后的事情,为什么唐朝就有,但我不是瞎说。比如唐代表现出来的早期现代性,一方面,就是民族的大融合,美国很骄傲,说美国制度多好,全世界人到美国来,还有少数民族黑人可以成为美国的国防部长,鲍尔将军,还有女同志奥斯赖特也可以。这都是很了不起,在中国的唐朝,混血儿就可以成为中国皇帝的皇后,而且唐朝时少数民族和第一代的移民,移民的外国人,可以成为中国的大将和重臣,当时中国没有国务卿,而且男女在爱情婚姻相当平等,到美国人,一个女孩穿的牛仔裤,是中间拉链的,在80年代,我看了很不舒服,因为那时在中国,拉链都是在旁边的。那个女的是学历史的,她说中国的唐朝,晚上出去喝酒、游玩、击剑,都是穿男人的服装,说如果不信,可以看中国的史书,她说你太无知了,那个时候他们有同性恋,她说你太无知了,你们汉朝时,就有同性恋了,这说明什么东西?就是说明那个时候中国就是全面对外开放,可以吸收到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文化观念,那时宗教的宽容等等。这才是我今天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心得。

 

 

顶级大国基本的特征就是:多元主义

  所以,那个时候,中华文明是整体的力量,不是GDP很多,生产全世界的鞋子,生产全世界的扇子,生产全世界的电器,那个时候是中国达到整体文明的高度,具有一种文明整体的投慑力,投慑力是什么意思?把你的影响力投慑出去了,有这样的效果,很远的地方都感受到了,还有人家主动接受了,你不是强迫人家的。
   不管过去几十年来,我们中国在经济上取得多大的成就,这个成就是不可否认的,但还远远没有达到中国历史上整体文明所达到的高度,不具备中华文明历史上的那种对外的投慑力,所以当今中国的“再崛起”主要就是体现在经济方面,在其他方面,还是比较薄弱。这是我强调“崛起”和“再崛起”之间最重要的原因。
   四、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文明全世界示范的历史、样板的力量,以这个伟大的框架来看待中国的历史,做进一步的改革开放,有世界的投慑力,以这个为目标,低于这个标准,只是作为短期的目标。为什么我这么说,我来引用,也是国际上的数字,不是中国人自己讲的东西。两个说法,为什么软的力量,非物质的因素,制度、价值观念、教育、文化、生活方式、体制为什么是如此薄弱?我举两个例子,你们就会感受到,一个例子是什么?一个例子是美国现任的国防部长盖茨,前不久在美国的西点军校做演讲,你想,一个国防部长(盖茨做国防部长之前,是美国情报局的局长),一个一辈子做情报的,国防部长,到军事部长做演讲,我们想,一定是讲空军、卫星、海军等等这些,但他讲的不是这些,他讲的就是美国在二十一世纪,在全球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并不是用军事的力量,来击败我们的敌人,不管敌人是什么形式,这不是我们的最大挑战,我们遇到的最大挑战,未来的美国军官们,要充分意识到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挑战就是美国怎么样在全球的范围内,用我们非军事的软慑力,在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和敌对势力对我们美国的敌视。讲硬慑力,美国不是哪一个可以比的,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现在的工作牵涉到这方面的协调,纯粹讲军事的慑力,很难想象,在苏联刚崩溃时,美国第一苏联第二,核力量只相差20%-30%。等到我看到的研究报告,是美国两个核理学家写的,到2005年,说世界上第一核力量美国和第二核力量俄罗斯的差距已经拉到美国已经领先俄罗斯80%。在不到15年的时间里。所以核理学家很担心,以前不打核战主要的原因,是两个差距不大,你毁了我,我就毁了你,现在差距这么大,但有一些掌握打击力量的人,会情不自禁用自己的优势,所以核战争的可能性不是小的,是大的,美国的国防部长也要把美国的软慑力在全世界的投慑看成最重要的战场。


  有一本非常好的书,不知道中国现在有没有翻译,如果没翻译,我建议好好地翻译出来,这本书是是2007年才出版的,书的标题叫做《帝国的黄金时代》,用的是什么样的概念体系?就是世界上以前是讲大国之间竞争,用的是什么概念?就是“地区性的大国”,讲的那些国家,在那个区域是老大,举个例子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在全世界,不是大国,但在那个南太平洋,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跟它比。但超级大国,比如,中国的力量在亚洲很受尊重,但出了亚洲,人家也要给面子。自从92年以后,发现了另外一种“国家”,顶级大国,地区性的大国、大国与顶级大国相比,有什么不一样?顶级大国,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自从苏联垮下来,俄罗斯、英国、德国、法国都是属于超级大国,一个国家怎么样到这样的地位,讲了一些原因,讲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今天我所讲的报告中第四点。就是一个国家要达到这样的水平,最重要的就是你看两段历史记载,一段,你看美国是怎么兴起的,他说第二个你要看什么,在座也想不到的,第二段要看在1850年以前,中华帝国怎么兴起的。现代史,美国是最好的证明,古代史,中华帝国是最好的证明,怎么样成为一个顶级大国,打遍天下无敌手。每一个历史上极少出现的顶级大国有一些基本的特征(现代美国和古代的中华帝国),基本的特征就是:多元主义。而多元主义体现在各个方面,什么叫做多元主义?是现代美国成为顶级大国最根本的特征,也是古代中华文明最根本的特征,因为你看看人类历史上,那种无论是在技术、科学、文化、经济、金融,还是在其他的重要的公共领域,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才能不可能被一个群体所垄断,不管这个群体是宗教的,还是人种的,还是地区的,还是性别的,还是政治的,不可能。因此,无论是今天现代美国,还是历史上的中华帝国,他们在当时,不能拿汉代的中国跟现在的美国比,在当时的时代里,这个帝国一定是展现出了最大的多元主义,也就是能够把不同的种族、不同区域、不同性别、不同宗教团体、不同政治团体的才能等等,能够为大国兴起提供基本的动力。这是强调多元主义是美国兴起和中华帝国成为顶级大国最根本的、制度性的、价值观念的文化体制优势。

 

决定一个国家的地位、影响力、命运的是国民的素质

  我读到这一段,读到晚上两点钟,第二早上还要开会的,但还要读,因为痛快。全世界有本事的人,相当一部分人都往美国跑,很多人在本国不能发展,在本国是什么都不是,去了美国,就不一样了。你看看美国,不但是美国,全世界自从工业革命最大财富的创造一个奇迹的故事,就是美国硅谷,就是IT信息产业革命起源地,你看看那个地方,就是一个多元主义的活生生的样板,那个地方最好的IT人才,无论是做技术、开发、金融、风险投资、推销、广播,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他们为什么在本国就成就不了奇迹,只能来这个地方成就,因为这个地方给了制度上、文化上、社会上最大的多元主义保护。在这样的一种多元主义下看看人类历史上,汉唐时代的中国,有一个了不起的表现,你看看中国人的人种文化、地域来源,非常之多。涵盖的是区域是整个欧洲的面积,你发现这些人原来不是一个国家,慢慢接受了中国的概念,就是因为文明有整体的优越性,无论是中原被人家征服还是征服人家,但这个文明被接受,我们心甘情愿的接受,是不是?话说回来,有一个朋友研究体制人类学,他说中国的遗传基因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说如果把今天中国的一个区里面的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基因拿来比较,他们之间的相似性远远大于中国不同地方的遗传基因,这说明所谓的汉人,根本就不是血缘关系,是一个文化关系,本来就不是一个汉族,就是大家认同华夏文化就是汉人。汉族是全世界最成功最大的“杂种”(杂交优势)。世界上最好的文化也是“杂种”,世界上最新的菜就是“杂种”。
   在这里,我穿插一点,我刚才讲地区性的大国、超级大国、顶级大国,我要提到一个问题,非常重要的,中国人说“国”,是国家,让中国人讲大国的概念,翻译成英文,就觉得有巨大的差别,外国人用的是“Power”,这个差别太大了,我每个地方讲,都问下面的本科生、研究生,为什么中国人用“国、国家”而西方人“力量”这个字眼。
   
   观众1:我觉得国是一从汉字来讲,是一个小圈圈,就是一个不容易接受外来的自闭间,我觉得区别在这里。
   
   观众2:讲的一个实力的概念。
   
   观众3:国家有一个具体区域的概念,比较实在的概念,而Power的意思就是一个广义的思维性、力量的意思,控制力、软慑力的概念,权力达到了那个地方,就是“Power”。
   
   丁学良:中国人讲超级大国、顶级大国、强国,用字上,着重的只是有型的因素,比如领土多大,自然资源多少,人口多少,强调的是这种,这些东西是上帝给的,(我们讲上帝,就是自然的)英文讲的Power,是指人创造出来的东西,生产力、科技创新力,对不对?更重要的是什么?制度的力量、体制的力量,为什么我要强调制度力量和体制的力量?1950年代的初期和中期,二战结束之后不久,有一个人在哈佛大学开了一门课,名字就是叫做“东亚的传统和现代化”,后来这个课两个人教的。这个人叫做赖肖尔,这个人曾经做过美国驻日本的大使,到1980年代为止,被认为是美国第一号日本通,50年代初期和中期,美国战略了日本,日本是战败国,那个时候日本的经济开始在起飞了,也是年增长10%左右(长期的)。他讲东亚的时候,因为他是日本通,他就把日本放在整个东亚中最重要的国家来谈,底下的学生就不同意,你看这个地图,亚洲地图上半个苏联那么大,你为什么把它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中国也是占了亚洲一大块位置,印度也是不得了的,巴基斯坦也是不小,为什么把日本放在重要的国家上。赖肖尔这个人非常聪明,那个时候,还没有IT,如果有IT,马上解决了。他要回答这个问题,美国大学生是选课的,你的课讲得有意义,才来听了。他准备了四幅地图,都是亚洲地图,第一幅是常规的领土面积地图;第二幅地图是人口,根据人口多少,指示就不太一样,虽然苏联那么大,但有一些地方没有什么人,就变小了。日本一下子大了一点,因为日本的人口还不少。当然印度更多;第三幅地图,把底下人震住了,是按照当时GDP总产,日本一下子就把中国、印度比下去了;第四幅地图就是人均GDP,完了,亚洲所有其他的国家,都变得一丁大,日本变成一大块。虽然当时赖肖尔没有像我今天这样来对比,但是一样的。所以强调的用Power体现一个近代以来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一字之差。近代工业革命刚刚发生时,就认识到现代世界里,决定一个国家的地位、影响力、命运的已经不是天然赋予的条件,而是这个国家土地上这些人的素质,他们的能力,他们所发展出来的体制和制度的优越性,法律制度、工商业制度、公司制度、银行制度,只有这个才是决定现代国家力量的根本要素。
   我们看看,日本有多少自然资源?香港有多少自然资源?新加坡有多少自然资源?我们看看亚洲这些,再看自然资源有几个地方的自然资源比得过非洲。所以,一字之差,体现了从近代开始,什么决定一个国家的实力、世界影响力、世界地位的认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
五、既然说把中国的崛起放在历史的比较点,既然你讲国内讨论大国崛起认识有一些盲点,用了现代美国的例子、古中华帝国的例子来说明等等。像银行制度,太重要了,在欧洲的历史上,不断地打仗,英国当时为什么打仗,有一本非常好的书,讲的就是英国打仗的同时有一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银行,给英国军队不断地筹资,打仗是要花钱的,他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融资制度,如果打到后来没有钱,仗就打不下去的。教育制度、学校制度,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还有交通制度等等。听众们就说能不能说回具体来讲,就是别的地方的例子,还有我们该怎么讲,你能不能讲一个how,广州、广东省、珠江三角洲、南中国怎么做?下面是就是今天讲的第五点。就是我们要看看怎么做,从哪里入手,讲起来好象是很抽象,但实际上,还是有一些很重要的来自于其他国家、其他地区、其他的经济所总结出来非常好的一些研究成果,这些研究成果,我很高兴(我们是后加入的),最早是从80年代开始在美国做起来,最早研究项目的组织人是美国一个大学(GMU)卡耐基梅龙大学,是国内做IT的人、做电脑的人一定知道的,在80年代中期,美国国防部有一笔技术研究基金,就是研究IT技术最前沿的,要选实验室,几个大学一起竞争,这些大学都是不得了的,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等竞争,后来给了卡耐基梅龙大学竞争过去了,有一个原因,赫伯特西蒙西蒙,这个人是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人之一,我有幸在校园中遇到过他这个人,这个人聪明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步,全世界做IT、电脑最高的奖是图林奖,他获得过,只要有这个奖,那就不得了,打遍天下无敌手,还获得了一九七几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牛吧。还获得过欧洲的心理学奖,是欧洲心理学家最高荣誉,还获得了美国政治科学的年度大奖,这个人真的是天才,尼克松1972年访华之后,与中国关系的正常化,当时说政治领域慢慢来,先从学术慢慢的跟中国交流,当时中国的文化革命搞得很乱。有一个人说中国历史上一直是重视教育,中国人疯狂了一段时间,一定会清醒过来,教育这些东西,一定是中国最根本的东西之一了,所以我们为了表明美国对中国之间交往的认真,我们要成立一个按“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然后要选一个最厉害的学者当第一任的主席,找来找去,就找到赫伯特西蒙,拿了那么多的大奖,在计算机系讲课、在逻辑、故障管理学等系讲课,这是第一任美中学术交流会的主席九次访华。我建议你们买一本赫伯特西蒙的个人自传,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天才。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