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学良的博客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日志

 
 

丁学良个人简介  

2008-01-25 14:0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学良,出生于皖南农村。1984年赴美国留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卡内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转型社会、比较发展、大学制度和全球化。
 
附:丁学良的辛酸往事
丁学良个人简介 - 丁学良 - 丁学良的博客

  


  {学良按:这是过去的一则报道,大家可以据此了解一下学良。}

    
   丁学良,出生于皖南农民家庭。1992年以博士学位毕业于哈佛大学,是社会学思想大师丹尼尔·贝尔的关门弟子,现任教于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他喜爱红酒、绿茶、古典音乐和经典电影。更让他向往的,是在中国的大学讲坛上做公开演说,如《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

  丁学良碰到提问中多的是:“你是怎样从中国一个很穷的村子里跑出来,去了美国,进了哈佛,然后在国外当了那么多年教授的?”这一问题显然超越了枝节而直击根本。

  乡里人的朴实期望

  丁学良出生在安徽南部宣城(今宣州)一个叫金宝圩的地方。

  上小学时,母亲用仅有的一套花布给丁学良做了一身衣裳。“一个丫头”,穿着花布衫的丁学良受到同学们的耻笑。他躲在茅草搭的教室里,不肯出去上体育课。因为阳光下,花布会更加刺眼。这在三年级的丁学良心里,足以铭记一生。
  上世纪70年代末,丁学良赴上海复旦大学读硕士学位前,特意回金宝圩辞别,几位乡人老农仔细询问了硕士是个什么东西,最后得出结论:它等于早年的进士。乡人庄重地以家酿米酒祝贺丁学良“及第”,并叮嘱为官不可忘本虐民。

  这些年再回金宝圩,丁学良发现,除了在极端封闭、贫穷的地方还保有“读书才能翻身”的传统,但凡被现代风拂到的地方都转向另一条路:到城市打工去。这在丁学良看来,是非常糟糕的一条路,“大学兴,国家才能昌盛。同理,读书才是穷人家孩子翻身的正道。”

  那一跪的恩情

  2004年末,丁学良应邀到清华大学做讲座,其间参加了一次聚会。一进门,就见坐在轮椅上的于光远老先生,丁学良上前,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丁学良理直气壮:“于先生于我,不一般。”这不一般的,是知遇之恩。

  没有受过正统、规范教育的经历赋予丁学良一大特点: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硕士研究生期间,他发表了好几篇闪现思想火花的论文,引起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于光远及一些老先生的注意。1982年,丁学良毕业后调入北京。

  那两年,他白天在办公室上班,晚上在办公室睡觉。当时的办公桌是按照级别配备的,于光远先生的桌子有1.8米长,也够宽,躺在上面最舒服。丁学良感激的,还有“常睡先生桌子”这一条。

  1983年,丁学良的硕士论文《马克思人的全面发展观之概览》在首届“中青年社会科学奖”的评选中荣获一等奖。这个奖也促成了丁学良被推荐至美国留学。

  1984年8月,口袋里揣着向公家暂借的600美元,丁学良第一次登上飞机就出了国。语言,是丁学良在美之初感受最大的“智力上的痛苦”。

  转入哈佛时,丁学良基本完成了留学生涯中最痛苦的阶段,语言上有了较大进步,加之喜好辩论的天性,美国人很买他的账。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和思想家丹尼尔·贝尔教授当时在哈佛社会学系任教,他连用三个“非常好”夸奖丁学良的学期论文,并欣然答应担任丁学良的博士生导师。

  选酒:别样才华

  丁学良的美国同事说:你做社会科学研究,真是白白浪费了你的才干,你应该做一个“葡萄酒大使”。

  旅居海外20年里,丁学良对洋酒的品味和了解依次经历了这样4个阶段:啤酒—威士忌—白兰地—葡萄酒。每一个档次的提升都与他收入的提高有直接的关系。

  1984年10月,应哈佛大学政府学院教授麦克法库尔教授的邀请,丁学良到哈佛大学做学术报告。此次波士顿之行,不但使丁学良如愿以偿地进入哈佛,也让他生平第一次品尝了真正意义上葡萄酒的滋味。

  在为欢迎丁学良举行的家庭酒会上,丁学良回忆道,麦克法库尔教授打开了一瓶上等的葡萄酒让他品尝。第一次喝葡萄酒,丁学良说他不是用嘴而用想象力在喝。虽然对其中的滋味浑然不觉,但当时那个场合让他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敬畏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农村的孩子第一次到西方国家大剧院听音乐会一样,虽然他听不懂那些音乐,但他会把自己的情感和精神放在一种高度集中的状态。”

  1996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高等研究院邀请丁学良到该院做全职研究,并为他提供了5年的研究基金和7万澳元的年薪。丁学良在澳大利亚共生活了3年,从第二年起,他开始每天喝一瓶葡萄酒,来了朋友再多加两瓶。两年下来,他至少喝过上千种葡萄酒,对葡萄酒的鉴赏已经有了相当的水准。他特别强调,喝葡萄酒时,心里要坦坦的、悠悠的,要有几分消遣,几分情调。

  在那里,每次聚会时选酒的任务都落在了他头上。丁学良为这个“选酒大使”的差事感到十分自豪。“一个中国人,对于洋酒、葡萄酒的了解,能够达到让那些西方人都认可的程度,这的确让我感到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