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学良的博客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日志

 
 

丁学良:对酒要有敬意  

2008-11-25 18:0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学良:对酒要有敬意

丁学良:对酒要有敬意 - 丁学良 - 丁学良的博客
 

“中国刚起步的中产阶级要想懂葡萄酒,老实说,对不起,早着呢。”

人们眼中的丁学良,快人快语,喜欢针砭时弊,是个不怎么安于书斋的“公共知识分子”。但许多人并不知道他还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品酒者、选酒师。他对酒痴迷,怀有敬意,尤其爱喝红葡萄酒,他认为葡萄酒有生命,有灵魂,正如波德莱尔一首诗里写到:昨天晚上,酒的灵魂在酒瓶里唱歌。

走进丁学良在北京的“据点”,听闻他爱酒之执着,原以为会看到满屋子陈列的好酒,进去之后却不免惊讶了,没有一瓶酒摆在面前,房间里也没有陈列酒的柜子。经他指点,原来空气里飘散的淡淡酒香,正是从面前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箱子、塑料袋里飘出来的。

他说:“酒是喝的,不是摆的,陈列出来干什么?我又不做生意。”他拒绝把这些好酒陈列出来,哪怕至少摆整齐。

“他们知道,给我的房子没有藏酒的地方是不行的。”丁学良乐呵呵地说,变魔术一样从地上的一堆“破烂”中间,拿出一瓶瓶毫不起眼的酒,然后念念有词:

“这是1960年代安徽的酒,现在已经不产了。”

“这是酿酒师签了名的葡萄酒,澳大利亚带来的。”

“这是他们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的茅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喝到的,据说副部长以上的官员,每年也就能喝到一瓶。”

“这是南斯拉夫的葡萄酒,你看看这标签,这画儿,这个酒庄从远古时代就开始造酒了。”

“这是比利时的Chimay,全世界最顶级的麦酿酒,一千年的酿造技术了。”

他不管我有没有听明白,满脸高兴地介绍,似乎正在与他对话的,是这些酒。

丁学良指点完他藏酒地图之一角,抱臂站在面前的破箱子面前:“你说我多幸福啊。我的酒可以喝三辈子。”

白酒和红酒,我只喝好酒

丁学良说:“先要纠正一点,许多人说我爱喝红酒,其实我是爱喝好酒。什么叫好酒?最简单的定义,拿钱到店里买不到的酒就是好酒。”

他很小就喜欢喝酒,自启蒙念书起,就发现凡是好的小说,一定有酒的文化在里面,东、西方都是这样。酒和一个地方的社会文明、风土变迁紧密相联,这幅画面在艺术上深深刺激了他,所以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小说里、想象里喝酒了。

他第一次沾酒是七岁。那时候一年只有两种机会沾酒,一是过年,祭祖宗,磕头,吃年夜饭,哪怕五、六岁,筷子蘸着也要喝一点点。二是来了尊贵的客人,男孩子是要陪客的,也会让你喝一点点酒。可能因为不容易吧,从小就觉得酒真是个好东西,每年只能喝两三次。

第一次喝葡萄酒就很喜欢,丁学良觉得这可能有点先天因素,因为他的舌苔非常丰富。在欧洲喝大麦酒的时候,有人看了他的舌苔就说,又厚又深,先天就是个喝酒之人。爱喝酒应该还有生理、遗传的因素。他的母亲到现在,每天中午都还要喝一杯白酒。丁学良曾在安徽老家藏了些酒,母亲看着破破烂烂的以为不值钱,还请别人一起喝。他念念不忘,“我心疼啊,这都是1970年代的酒啊,现在拿钱都买不到了??”

喝酒不能靠知识,要靠经历

现在有钱人多了,很多人根据钱来喝酒,这是最简单的事儿,丁学良称之为有钱的傻瓜喝酒法。这不是说人傻,是在喝酒这方面傻。现在外面流行教人喝酒的书,一看就明白,那都是从来不喝酒的人写出来的。他们写的都是知识,喝酒不能靠知识,要靠经历。

他说:“许多人老问我,能不能教他们喝酒呢。我说要教喝酒,你得有很多先决条件。”最重要的,得对酒有一种敬意。大部分喝酒的中国人都对酒没有敬意,他们买来再贵的酒,不问这个酒要配什么菜,要在什么样的气氛下,用什么样的容器喝。什么都不管,拿着瓶子就那么喝,或者为了表示自己有钱,那么贵的葡萄酒也跟啤酒一样喝法。

对酒怀一种敬意,就像对音乐一样,不能台上在演奏古典音乐,你在下面打喷嚏、打手机、擦鼻涕。好酒是艺术品,人们可以各有所好,但对你不欣赏的酒,也不能去糟蹋它。艺术品是千差万别的,你得有基本的敬意。

我的知音不多

“不多,真的不多。全国算下来,真正懂酒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丁学良说,“中国人绝大部分都不会喝酒,不懂酒,包括喝中国酒都一样。在中国,大家普遍从两个标准来喝酒,一个喝包装,一个喝价钱。这是很悲哀的,这是中国在酒消费上,最严重的、最致命的悲哀。”

许多人要丁学良讲品酒,他说在讲之前,必须得先讲十节基本课,文化素质、社会背景、历史等等,把这十课讲完了,才能进入真正怎么喝酒的层次。西方大学的人类学课程,一定有一课是跟酒联系在一起的。古代的时候,酒是用来祭神、祭祖的,是很慎重的事情。尤其人们饭都吃不饱,能够把粮食省下来酿酒,这是不得了的事情啊。酒是同人类的文明、文化一道发展起来的。

要讲酒,需有一个基本的态度。有人问酒怎么买,丁学良觉得这好比买车,2万美元的车和20万美元的车,孰好孰坏显而易见,这样比较能有什么意义?只有在一个比较透明的市场上,给定一个价格,在这个价格档次之内,能找到最好的酒。

中国这点还差得很远。在中国市场上,买国外原装酒价钱贵,且大部分是很差的酒。因为非常好的葡萄酒,每年产量很有限,它不可能像中国那样卖法,1992年出产的葡萄酒,永远都卖不完。国外好的酒厂不干这种事情,不然会把牌子糟蹋掉了。

西方有些好的酒庄,如果当年气候不好,或者制作过程不是很理想,那一年卖的酒他就不打它的正牌,只打副牌,因为不敢糟蹋它的正牌子。品牌是和家族联系在一起的,西方好的酒庄都是好几代人传下来,如果把牌子糟蹋了,整个家族企业就完了。

酒不是一门功利的艺术

真正喝酒什么样?拿一瓶酒出来,放在纸袋里封起来,看不见包装、商标和价格,这样喝,才能看出你品味得如何。中国最差的红酒都包装得很豪华,百分之九十的钱都花在包装上。西方真正的好酒,根本没有这些东西,就是一个瓶子,顶多再用个纸袋子一装。

懂酒不容易,不要以为掏了钱就行。中国刚起步的中产阶级要想学会葡萄酒,老实说,早着呢。这是文化、品位和天分。酒这门艺术,一定不能功利,要慢慢体会。

真正懂葡萄酒,只有自己去喝,就像体验艺术一样。所谓的学,都只是学一些基本的葡萄酒礼仪常识。如同欣赏音乐,要天天去听,同样一首曲子,由不同的人弹奏,体验是不同的;同样一首曲子,同样一个乐团,每次的演奏也是不一样的。酒是同样,因为它是不稳定的,所以你每次都有一个感觉“surprise”。你已经喝了很多种酒,甚至包括这种酒,但你也不知道下一杯的感觉会是怎样。这就是一种心情。


[丁学良爱酒痴语]

我喜欢喝买不到的酒。

我天天都喝酒,但一年最多会醉一次。

酒是有个性的。

没有陈年好酒,难有经典言论。

葡萄酒是艺术,一定不能功利,要慢慢体会。

葡萄酒的最高境界就是音乐的境界,连绘画都不能比。酒是有生命的,而且生命之丰富、细腻,只能跟音乐比。

 

  评论这张
 
阅读(199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