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学良的博客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日志

 
 

中国再崛起:期待文明投射力  

2008-06-07 23:1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再崛起:期待文明投射力

 

 广州日报 赵琳琳

中国经济再崛起——国际比较的视野
丁学良

  中国GDP数年来保持着强劲的增长,中国经济总量在国际上的排位一再上升,近几年来,关于中国经济的崛起,不但成为国内学界热议的话题,也引发了国际经济界和学术界的关注和探讨。而丁学良教授认为,实际上,直到19世纪70年代为止,中国的经济总量都一直大于美国,是世界上第一号经济大国;而对于中国经济最近二十多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国际和国内都称之为“中国经济再崛起”。

  丁学良教授新书《中国经济再崛起——国际比较的视野》日前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一直致力于比较研究的丁学良教授,从国际比较的角度分析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内在原因、动力,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并对中国经济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作出展望和预测,分析和评论其发展的有利和不利因素。此外,书中还有他几年来在各地所做的演讲、所接受的部分访谈的选录等。

  本专题采写/图 

  本报记者赵琳琳

  裤子打补丁的社会学家

  丁学良出生于皖南一户农民家庭,1983年,他的硕士论文《马克思人的全面发展观之概览》在首届“中国青年社会科学奖”的评选中荣获一等奖,之后,他被推荐到美国留学。1992年,丁学良从哈佛大学博士毕业,是社会学思想大师丹尼尔·贝尔的关门弟子。现为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学术顾问。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穿着一件橙黄色印着复杂花纹的上衣,这是从泰国带来的,丁学良喜欢它的舒适,裤子是意大利的,已经破了两个洞,丁学良还没有把它扔掉,而是用布和线把它一道道补起来,补出了两块“大饼”,丁学良说,图的就是这棉质的裤子实在舒服。而关于他衣着随意不拘小节还有另外一个小故事,据说1994年,他在美国认识的一位投资银行界的朋友约他一个正规的场合吃饭,他从美国穿回一件全棉衬衫,因为上海天气太热,他直接把衬衫的长袖子剪掉,变成短袖,穿着这件衬衫去赴宴。这位朋友说,如果在投资银行界穿这样的衬衫去上班,不到下班就要被炒鱿鱼了。

  精彩观点

  中国不是“崛起”

  而是“再崛起”

  ●对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外最多使用的说法是“中国的崛起”。但本书强调,把中国过去二十五年中取得的成就定义为中国经济的“再崛起”更加准确。因为直到1870年代,中国的经济总量都是世界第一。

  ●一位英国记者根据Maddison的著名经济史料评论道:“两千年前,中国经济总产值占世界的四分之一;一千年前,它仍然接近世界的四分之一;到了1820年,中国的GDP已经上升到全球的三分之一。不过,最近两百年间中国经济的发展失常,落在了欧洲的后面……1973年中国的经济总产值只占世界的不到百分之五。公元1年,中国的年人均收入已经为四百五十美元(按1990年物价标准);1950年,中国的年人均收入水平与两千年前相近,为四百三十九美元。不过,中国从1980年代初开始突然醒悟,迅速赶上来,它目前的GDP占世界总数的近百分之十五。”

  中国的再崛起

  还只是经济上的

  ●本书提示国人:应该清醒地看到,目前中国的再崛起还只是经济上的,而不是全面的。因为中国在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不仅给人类提供最多的产品,而且同时为世界提供行政体系、法律制度、科学、艺术、生活方式和语言。从这个角度看,从近代到如今,中国无论在经济上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都还远未达到历史上中华文明所达到的全球相对高度,不具有那个时代的整体文明投射力。本书以此为背景,以全球化为框架,讨论中国历史性再崛起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对话丁学良:

  “中国创新动力来自国际竞争”

  国内经济学教育

  理念和训练有待进步   

  广州日报记者:3年前,你曾经说过在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引发媒体热议和各界关注,3年过去了,今天你是否还持此论点,你有没有看到我们在经济学教育方面的一些进步?

  丁学良:我说的这个,不包括当年老一代的研究者,因为一代人只能和一代人比较,每一代人学习、工作的环境不同;此外,从中国大陆出去留学,在国外较好大学读了经济专业,被国外聘请为大学教师,已经历过国际标准评判的,只是回到国内来挂职的也不在其内,从2005年年底到现在,已经两年半过去了,现在第一个条件不变,而第二个条件中,有少部分人把国外的职位辞掉了,回到国内大学来执教,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

  广州日报记者:你认为,我们经济学界的研究有没有进步?

  丁学良:当然有进步。因为过去,所有的五六个大的学科中,经济学的教学研究条件很好,它资源丰富,中国的经济改革确实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经济学是全球每一个国家的政府都关心的,对于经济学研究的尺度放得比较宽等等。当然,由于经济学学科就业形势很好,资源丰富,也吸引了很多优质的学生资源进入这个学科从事学习研究,使它的人力素质相对较高。

  中国需要创新方面的调整

  广州日报记者:你的新书谈论的是中国再崛起的问题?

  丁学良:对,主要是我的一些报告、演讲等。

  广州日报记者:在你所列的中国经济再崛起环节中有一个薄弱的环节是创新,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

  丁学良:主要是因为在我们的官员评价体系中,还没有完全摆脱旧的东西,对于官员的考核更重一些硬性的指标,而非软性的东西。就像在国内发生堵车时,人们第一反应通常是拓宽道路,而不是去改善电脑系统和对交通的管理等。所以,在这方面国内还有待改进。

  广州日报记者:国家现在很看重创新,你认为,未来中国在创新方面的改革,动力会来自何处?

  丁学良:中国的创新,我认为,最重要的动力之一是来自于国际竞争。中国近200年来,许多重大的改变和进步都来自于国际竞争,当然面对国际竞争的压力,有时候中国的回应很主动,有时候被动一些。

  广州日报记者:今年,大家都在讲产业结构的升级,这是否反映了中国创新方面的一个契机?

  丁学良:要完全转过来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整和努力。因为近20年来,关于以出口带动经济增长,以低成本的劳动生产吸引外资进入,这是借鉴了此前亚洲四小龙在这方面的发展思路。但是近年来,随着生产要素价格的提高、国内劳动力成本和环境成本的提高等,所有这些问题加在一起,有可能带动我们在经济发展方面的调整,不要使太多的经济增长依赖于对外出口。我希望能看到对于创新方面的调整,但是需要一个时间来调整到一个足够的比例,可能不会很快,它还涉及到一些利益的调整。

  现在也有部分企业有些区域已经在主动进行创新方面的调整,但还不是所有的企业,因为创新需要很多要素的结合,比如,国家最重要企业的研发能力,金融机构对于创新产品的风险投资等,因为创新有很多风险。

  印度很多产业

  具有国际竞争力

  广州日报记者:在你的书中,有一章是讲印度经济发展的,中印之间的竞争被称为是龙象之间的竞争,你如何看待印度经济?

  丁学良:我个人对于印度经济未来发展的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因为印度的毛病都摆在那里,大家对于印度发展的诟病主要是其基础建设不好,因为政府不够强有力。但是印度的很多产业都非常有国际竞争力,而且这些领域是完全依靠自身发展起来的,这些行业的根很坚韧,比如,印度的医学、IT、高等教育、文化产业等。

  广州日报记者:为什么会这样?

  丁学良:印度并非是忽然崛起的,因为印度经济中发展不错的领域一直很坚挺。印度当年政治上学习西方,而经济上学习了前苏联的一些体制,竞争不够强,但印度后来发生了变化,他们比中国的经济发展晚了十多年起步,开始下决心抛弃前苏联的一些经济发展模式。

  评论这张
 
阅读(116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