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学良的博客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

 
 
 

日志

 
 

中国在G20峰会上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全球金融秩序?   

2009-04-01 22:1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在G20峰会上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全球金融秩序?

 

丁学良 回答美国记者问题:《中国如何在G20峰会上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全球金融秩序?》

 

美联社认为,中国对于在G20峰会上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全球金融秩序,正表现得非常直率坚决。

  《中评社》香港2009年3月28日电(记者 苏楠编译报道)

     G20峰会举行在即,美联社发表分析文章说,中国对于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秩序,正表现得非常直率坚决。

     中国要求建立一个新的全球储备货币,是在警告美国必须保持美元的稳定。同时,在解决金融危机问题上,中美共同合作将比美欧合作更有可能。 尽管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且许多分析家认为中国经济正走在复苏的边缘,但中国领导人在为百万农民工创造就业问题上,面临着惊人的挑战。社会福利和保健系统并不足够,环境也因近几十年来毫无克制的工业化而受到破坏。“在顶端、在国家的层面上,是的,中国有很多钱,”丁学良说,“但如果你看看那些问题,领导人面临的所有的经济和社会挑战,中国持有的这么多钱还是不够的。还是非常不够的。”

  不过,丁学良说,中国国家领导人也明白到,如果他们想要更大的发言权来重塑世界金融秩序,他们需要做出更大的财经贡献。“我并不指望短期内有一个大贡献,但是逐步增加支持是可能的。”

文章编译如下:

  中国这个仍在快速增长的唯一主要经济体,对于在4月2日讨论金融危机的峰会上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秩序,正表现得非常直率坚决。

  中国就议程作出了明确的表态:她想要一个稳定的美元,甚至主张建立另一种全球货币。她对保护主义持怀疑态度,并正要求在如何监管及挽救金融体系问题上有更大的发言权。

  “从实行开放政策到目前为止,中国一直在参与国际角力的游戏,而这个游戏的规则是由其他西方的强国来设定的。现在,中国希望成为议程或规则的其中一名制订者,多分享一点制定的权力,而不仅仅是被动的参与。不过这条道路是漫长的,远比中国学习如何做来料加工的制造业难,要难很多很多。困难既有观念上的,也有技术上的,还有人才方面的。”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专家丁学良(Ding Xueliang)说。

  北京对未来的世界金融是否具有一个可行的替代方案,仍有待观察。不过,中国不断增长的自信也日益反映出其在全球金融危机之下的脆弱。

  因为担忧美元被削弱,危及中国持有的约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其他美国政府债券,中国总理温家宝敦促美国“信守承诺”。换言之,北京希望华盛顿避免过多地刺激经济,引发通货膨胀。

  为了保持自己的货币价值稳定──有些人说被低估了──中国政府必须让其巨额贸易顺差再循环,而最大、最具流动性的选择是美国国库券。但是,正在走软的美元削弱了这些投资的价值。

  “由于美元管理不善,中国人正在比任何人蒙受着更大的伤害。”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专家欧内霍特(William Overholt)说道。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要求建立一个新的全球货币,结束美元在贸易、外汇储备和商品价格的主导地位。

  由于大多数国家政府对放弃本国货币主权的态度谨慎,以至于在中国国内,都有只有少数人认为周小川的建议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

  “没有人认为目前的全球金融体系将很快得到改变,它更像是对美国的一个信号或警告,让他们知道保持美元的稳定有多么重要。”私人学术智囊团“上海美国研究所”所长丁幸豪坦言。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下周讨论金融危机的伦敦首脑会议上,将首次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预料他将把焦点放在双方合作,而非拍桌指摘(table pounding)。

  “美国和欧洲之间没有强烈的共识,她们具有不同的政策重点。欧盟是相当脆弱的,太多的国家抱持着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政策重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说,“因此尽管中美两国有着巨大的差异,但中美共同努力将更容易些。”

  尽管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且许多分析家认为中国经济正走在复苏的边缘,但中国领导人在为百万农民工创造就业问题上,面临着惊人的挑战。社会福利和保健系统并不足够,环境也因近几十年来毫无克制的工业化而受到破坏。

  “在顶端、在国家的层面上,是的,中国有很多钱,”丁学良说,“但如果你看看那些问题,领导人面临的所有的经济和社会挑战,中国持有的这么多钱还是不够的。还是非常不够的。”

  不过,丁学良说,中国国家领导人也明白到,如果他们想要更大的发言权来重塑世界金融秩序,他们需要做出更大的财经贡献。“我并不指望短期内有一个大贡献,但是逐步增加支持是可能的。”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要求建立一个新的全球货币,结束美元在贸易、外汇储备和商品价格的主导地位。 由于大多数国家政府对放弃本国货币主权的态度谨慎,以至于在中国国内,都有只有少数人认为周小川的建议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没有人认为目前的全球金融体系将很快得到改变,它更像是对美国的一个信号或警告,让他们知道保持美元的稳定有多么重要。”私人学术智囊团“上海美国研究所”所长丁幸豪坦言。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下周讨论金融危机的伦敦首脑会议上,将首次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预料他将把焦点放在双方合作,而非拍桌指摘(table pounding)。“美国和欧洲之间没有强烈的共识,她们具有不同的政策重点。欧盟是相当脆弱的,太多的国家抱持着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政策重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说,“因此尽管中美两国有着巨大的差异,但中美共同努力将更容易些。”

  评论这张
 
阅读(1125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